馒头

局(二)

*主cp Kenny X 高家俊
*从剧情十六/十七集左右开始改编

———————————————————
ps. 本文仅存在如上唯一一个同人向cp,其余所有感情线全部走原剧设定。

原本预计六章内完结,现在看起来……嗯,八章大概够了……吧……

剧情太放飞了,槽点密集到找不到一个切入点……

最后,希望飞虎的制作方能够走点脑子,真是用尽心思来给原剧情找补了……即便不提所有人忽高忽低的智商,那个工场是日照香炉吗?那一大坨紫烟也太挑战观众的底线了吧!!!!!!!!
———————————————————

“今晚会有一个紧急任务,吃过晚饭后都早点回来准备,清楚了吗?”

 “Yes sir!” 

O记众人只见到高家俊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放下这么一句话,得到答复之后又一阵风似的离开,根本来不及提出任何疑问。大家只得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眼神中均是充满了疑虑。 

高家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第一时间便打开了电脑,调出了英豪刚刚帮他安装的程序。在他刚刚诈作生气而揪住了Kenny的衣领时,将预先准备的追踪器放进了Kenny项链的吊坠中。高家俊一言不发地看着地图上代表Kenny所在位置的红点,在兜了几个圈之后逐渐去往郊区方向,然后居然毫无预兆地消失了!高家俊先是一愣,随即狠狠地关上电脑,气冲冲地走出了办公室。 

O记众人又眼睁睁地看着仿佛一个移动的炸药桶的顶头上司走向了技术科的方向。 


失去了Kenny的踪迹后,高家俊不得已将Kenny提供的消息作为仅有的线索去调查。而Kenny给的消息都十分准确,高家俊靠着这些情报成功地破获了几个不同社团的交易行动。然而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紫水晶这条线不仅依旧毫无线索,反而由于老牌社团纷纷栽倒,使得传统的毒品供应一时间有些吃紧,结果便导致紫水晶在黑市因供货渠道稳定而愈加地受欢迎。 

这天,高家俊正在跟队员开会商量接下来的部署及计划,却突然收到一条匿名的短信。

 “今晚七点,老地方见。——YOLO”

 高家俊皱了皱眉,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屏幕上又显示了下一条信息。 

“不见不散哦:)” 

高家俊差点一口气憋住——个死人变态佬卖什么萌发什么颜文字! 

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高家俊脸色阴沉地下了指令:“今晚临时加一个行动,行动内容暂时保密。具体安排迟些会跟你们讲。”随后,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对方应该不会携带重火力,不过为防万一,我们还是先跟SDU沟通一下,叫他们做好stand by的准备。阿芸,这件事交给你。奥巴,叫英豪过来,我们可能需要技术科协助。其他人,尽快处理手头上紧急的事情之后马上回来会议室集合。Dismiss。”

 “Yes sir!”警队的第一要务便是服从,虽然众人暂时还并不十分认可这位上司的一些做事手法,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十分有能力的。毕竟一个九零后在短短时间内能够做到总区的高级督察,总不可能是靠脸上位吧? 


高家俊原本是要去制定晚上行动的一些具体细节,却在回办公室的半路上拐了个弯又走出了警局。跟U384交手过几次之后,他逐渐发现了这个组织的一些特点——不按常理出牌,又热衷于挑衅警方。最关键的是,他们十分喜欢声东击西这一招。或许与这些人的出身有关,这个组织的负责人该是对警方的办案手段十分熟悉,才能够令警方每次都被耍得团团转。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想反过来对这个组织做出什么打击,一定要破坏他们的部署,出其不意地出击打得他们措手不及,才有可能掌握这盘棋的主动权。而这盘棋局最好的突破口,就该是文洛。而高家俊现在,就正是在去找文洛的路上。


 “喂?”文洛慵懒而性感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令高家俊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他尽量将声线放得温柔,小心地试探着:“你现在在哪里呀?” 

“我?”文洛的声音中似乎有些意外,却仿佛毫无戒心地继续说道:“我正在外面买东西呢。为什么突然打给我?” 

话音刚落,一阵刺耳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高家俊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声音却依旧低沉温柔:“没有,想你了嘛……对了,刚刚是什么声音啊?”

 “哦,我……我在甜品店,那是刨冰机运行的声音。” 

高家俊突然虚应了一声,然后对电话中的文洛说:“同事叫我去做事了,先不说了,拜拜。” 

说罢未等回复便停止了通话。 凌文洛对着忙音的电话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仿佛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最初高家俊想依靠追踪器追查到U384可能的据点,却没想到信号会被屏蔽掉。而Kenny说是要跟他合作,却在一开始的一次见面之后就消失了踪迹。而今天他原本决定放弃追查据点,直接捉住Kenny来审问,却突然改变了主意。Kenny本不应该将自己暴露在一个那么危险的环境下,除非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调虎离山。所以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文洛的住所,却正巧见到她和Kenny一起走在路上。高家俊便一路跟着他们,直到他们走上了一栋老式居民楼,他才打了刚刚那通电话。而就在那声音刺耳的“刨冰机”运行的时候,楼上那个突兀的大型排风扇转动了起来。高家俊将车开近了一些,果然见到一块比周围干净的地面,上面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紫色痕迹。他一向崇尚大胆假设小心推理的理念,于是他现在大胆假设了这里是紫水晶的工场。那么一切事情都显得那么的合理:Kenny要大批量出货所以吸引开警方的注意力,运行的机器是用来制毒,普通居民楼外突兀的专业化学通风管道,本该落满灰尘疏于打理的地面上却意外的干净,以及随着排风扇运转散落下来几乎微不可查的紫色粉末。于是高家俊当机立断,马上飞车回警局布置工作——他要在晚上七点之前破掉这处制毒工场!


  晚上五点,高家俊带着组里所有人马冲进了工场,人赃并获,起获了粗略估计也能够价值过亿的紫水晶。 

回到警局之后,高家俊让其他人尽量快交接后续的工作,因为马上要跟他去出下一个任务。

 而这次,以高惠芸为首的O记组员对这个安排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异议。 

高家俊回到办公室里,拿出手机,看着在行动之前凌文洛发给他的一条信息。

 “晚上的约可能有诈,你要小心Kenny。” 

他不知道凌文洛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与他相处,但他收到这条消息之后,最终还是在冲进制毒工场前的最后关头让她逃走了。就当是线人费了,高家俊心想。 

仅仅半个小时之后,高家俊再次带着他的组员出发了,而这次他的目的则是要抓住Kenny。因为他要以强硬的姿态告诫这班恐怖分子,挑衅警察是他们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当卢国斌听到工场被破的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难以置信。当他继续问清楚细节,得知仅有凌文洛得以逃脱的时候,他便转过头,面色复杂地看着Kenny。Kenny救过自己的命,卢国斌心想,这是自己欠他的。可是同时,他也是组织的决策人,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必须要向兄弟们做出交代才可以,他一向认为赏罚分明必须是自己组织的第一守则。

 此时,Kenny脸色也十分不好。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警告过凌文洛,居然还能让她做了反骨仔。 Kenny对着在场的几位兄弟,随手拿起了一个啤酒瓶子便狠狠地砸在了自己的头上。伴随着啤酒瓶碎裂的声音,殷红的血液蜿蜒着流下Kenny的额角。

 “这次是我的失误。我向你们保证,这班死差佬,包括文洛,全部都会不得好死。”Kenny完全不理会阵阵耳鸣造成的晕眩感,对着自己这班出生入死的兄弟做出了保证。

 “I promise.”

学警狙击隐藏版结局(别信)

众所周知,学三大结局时,阿文身中数枪倒在血泊之中,然而镜头一转便活蹦乱跳地跟柏翘在浩园中谈笑风生(不)。更奇怪的是,阿文归队之后居然直接回了自己做卧底的辖区内O记工作,不仅没像学二中的张sir一样先做一段时间军装,更好像完全没有规避风险的意图,这实在是十分不合常理。那么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首先从大结局的剧情中我们能够看到,阿文将银哨子放在了大李sir的墓前,之后便一言不发地离开了。之后柏翘拿着银哨子追了出来,重新还给了阿文。阿文随后对柏翘说:

“从警校到现在,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你这个好兄弟。

我记得我曾经说过,我要和你一起,做一个好警察,为香港市民服务。

但是可惜,最终我还是做不到。”

所以事实其实是这样的:

阿文其实早就牺牲在了与孝哥的枪战中。而柏翘实际上是去浩园探望阿文,同时将银哨子带给了他。在浩园中柏翘与阿文的灵魂告别,阿文遗憾地表示没办法再与柏翘并肩作战除暴安良。

而最后阿文的归队,只是柏翘的一场梦境。柏翘唯有在幻想中,才能够见到阿文平安归来,与他一起继续为二人所热爱的事业奋斗。

感谢 @彼得菌 友情截图 阿文渐渐消失.gif



高家俊住院之谜

论 为什么经历过跳楼、枪战、翻车、爆炸等等一系列高危行为都安然无恙的铁人阿俊,在进入毒气弹现场时即便是戴着防毒面具还会中毒住院……

附上沙林毒气的百科如图

局(一)

*主cp Kenny X 高家俊

*从剧情十六/十七集左右开始改编

--------------------------------------

“高sir,”英豪推了推眼镜,四周看了看没人注意他,才继续说道,“上次你要我识别的人像,比对结果出来了。”

高家俊紧皱着眉头,眼也不眨一下地看着英豪小心翼翼调出的图片,随后便是一惊。

“是他?!”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啊!”凌文洛被道破与高家俊的联系之后,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便被Kenny丝毫不怜惜地揪住头发恶狠狠地撞向了方向盘。

Kenny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将凌文洛的身体扭到了一个近乎极限的角度,然后在她不断的求饶下,才停下了粗暴的动作。

“我……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和他来往了。”凌文洛一边压抑着啜泣声,一边试探着Kenny的想法。

“不,我要你继续和他来往。”Kenny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兴奋而嗜血的光芒。

“高sir……看来我们的游戏要继续了。”


高家俊在结束和凌文洛的又一次约会后,假装离开却又暗中折返回来,远远地跟踪着她。没想到凌文洛居然认识Kenny,这个极可能与U384的首脑人物有着密切关联的人。照这样来看,那个私人赌场极可能也是受控于这群试图来香港搞风搞雨的神秘人物。而那种新型毒品又这么巧合地出现在这段时间,加上警方最近一直能够受到神秘的线报捣破老牌社团的毒品交易。将这些事情串联到一切,高家俊不禁大胆地假设了一下,这个所谓U384的组织有很大的可能便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幕后操纵者。所以他决定暗中监视凌文洛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可能顺藤摸瓜找到接近这个组织的一丝机会。

果不其然,高家俊顺利地见到了Kenny和凌文洛短暂地碰头,不知交谈了些什么后便迅速离去。高家俊随即便紧紧地缀上了Kenny的尾,对方几次反跟踪的手段都没能甩掉他。在顺利地跟了十来分钟之后,高家俊却莫名地感到有些烦躁。

不对,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高家俊心想。根据情报得来的消息,这群亡命之徒都曾经受过严格的军事化训练。而之前的几次交手更是证明了这群对手的强大及可怕。既然如此,为什么今天的Kenny会这么轻易地就被自己跟上,几乎没什么防范之心呢?高家俊的瞳孔骤然收紧,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如果这是一个陷阱呢?自己在明而对方在暗,既然自己都能发现Kenny与文洛的联系,那对方则更有可能将计就计引自己入局!想到这里,高家俊不禁暗暗心惊,正巧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他想也不想地便接了起来。

“您好,请问您需不需要理财呢?我们公司……”

“喂?什么?!怎么会这样?我马上就来!”高家俊故作心急地说完这句话便关上了手机,不甘心地看了看Kenny的方向才转身离开。

前方不远处的Kenny借着一家商店玻璃的反光,就见到这个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的阿sir在着急地讲了几句电话之后,气鼓鼓地走了。

“真是可惜啊……”Kenny一边玩弄着手上的戒指,一边摇头叹息。


“高sir……这样真的不合规矩的……唔……”英豪手忙脚乱地捧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才避免被突然塞进嘴里的饼干噎死的命运,随后无奈地看着一旁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卖萌的高级督察,仿佛刚刚差点用一块饼干谋杀自己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不管,今天晚上之前我要看到微型追踪器交到我的手上。不然的话,”高家俊突然靠近座椅上的英豪,威胁道,“不然我们就一起去大sir前检讨一下私自动用人脸识别系统的事情吧。”

英豪在挣扎了几秒之后,认输地低下头以避开高家俊的大眼睛以及快要戳到自己眼镜上的睫毛,妥协地说:“好吧,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放心,我不会害你的。”高家俊得到想要的答案后便站直身子,看似乖巧地笑了笑,“最后一次嘛……嘿嘿。”说罢就转身溜走了。

就是个大尾巴狼你装什么哈士奇!英豪看着那个欢快得仿佛快要冒出尾巴的背影在心中默默吐槽。


几天后,高家俊故技重施地跟上了Kenny,心想既然Kenny想将自己引到什么地方去,自己就不如将计就计地看看Kenny到底想要玩些什么花样。

再次在闹市中穿行了十几分钟后,高家俊跟着Kenny渐渐走到了相对僻静的街道附近。看着越来越少的途人,高家俊不自觉地摸了摸腰间的枪。就在这时,Kenny突然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高家俊心中一惊,赶忙快跑了几步去前方查探情况。

Kenny是走到了一间废弃的大厦门前时消失不见的。高家俊则在外面徘徊不定,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进去。他抬了抬头,四周观察了一番环境后,咬了咬牙便下定了决心走了进去。

突然,高家俊面前的墙壁上出现一幅巨型的投影,而内容竟是上次他被威胁着换衣服的片段。高家俊只看了一眼便没再关注,只是紧握住手中的枪留意着周围的环境。

“啧啧啧……真是艺术啊。”Kenny突然从墙壁后方走出来,并按下手中的遥控器,将画面定格在高家俊全身赤裸的一幕上。

高家俊强压着怒气,举起了枪瞄准Kenny:“你到底想做什么?”

Kenny毫不在意,只是专心看着墙壁上的画面,答非所问地评论着:“高sir的身材可真是不错。你看看这里肌肉的线条,啧——”

高家俊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似乎想要看穿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正在此时,Kenny话锋一转,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说道:“你说这么艺术的视频,高sir,要是给全警局人手发一份,是不是能够提升一下你们警务人员的艺术素养?”

高家俊闻言便揪住了Kenny的衣领,眯起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玩够没?我可没有那么多耐心。”

Kenny反而笑得更开心,举起双手大声地说道:“放松点!高sir,开个玩笑嘛。我对于我的合作伙伴一向是很乐意开玩笑的,你有兴趣吗?”

高家俊瞪了Kenny几秒钟,还是松开了手:“开条件吧。”

Kenny整理了一下衣领,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可以给你提供很多社团的内幕消息,帮你上位。”

高家俊闻言思考了一下,追问道:“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Kenny开心地笑了出来:“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


翘文小段子系列(一)
办公室的日常(下)

翘文小段子系列(一)
办公室的日常(上)

不确定会不会有后续的小段子系列啊哈哈哈~
文字居然发不出去……只好发图了ಠ_ಠ
灵感来源如图~

全是糖请放心食用~~~

————————————
图片数量居然还有上限……
不得已分了上下(x

嗨芬小剧场(一)

这是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的段子合集
cp为韦世乐Happy X 张立勋Funny(雷霆扫毒x忠奸人)

幕布拉起,啪啪啪啪啪<—不要误会,这是观众的掌声。
嗨皮&芬妮一鞠躬。

嗨皮: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芬妮:大家好。
嗨皮:今天由我们俩来为大家说段相声。
芬妮:没错了。
嗨皮:但是在开始之前,首先得让大家认识一下我们对不对?来,我们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由你来开始吧。
芬妮:说得有道理。大家好,我叫Funny。
嗨皮:哎等等,你说你叫Funny?
芬妮:是啊,怎么了?
嗨皮:没怎么,就是这名字啊,起得真棒。
芬妮:这话是从何而来啊?
嗨皮:嗨,你看你这名字,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嘛,这名字取得还不好?
芬妮:嘿,你别说,好像还真有点这意思。对了,别光说我了,你又叫什么啊?
嗨皮:在下虽然不才,这名字跟你却是天生一对。你既然叫Funny了,那我就叫Happy咯。

(观众:吁———)

芬妮:……这么随便的吗?
嗨皮:这随便吗?这样,我们说了不算,让观众朋友们说。你们说我这名字跟Funny配不配?

(观众:配!!!)

芬妮:……算了,还是下一个话题吧。继续刚刚的自我介绍,我是一名香港警察,我……
嗨皮:这不巧了吗这不是?
芬妮:又怎么了你?能不能别老打断我说话。
嗨皮:我也是香港警察。
芬妮:是吗?这么巧的吗?我是高级督察,你呢?
嗨皮:啧啧,你看它就是这么巧,我也是高级督察。要不怎么说咱俩就是有缘呢。
芬妮:你既然这么说,下一件事儿肯定不会继续巧合了。
嗨皮:你先说,什么事儿?
芬妮:我爱人……
嗨皮:你爱人怎么了?
芬妮:她是个植物人QAQ
嗨皮:……

(观众:递手绢)

芬妮:算了,都过去了,我没事的。Happy,你的爱人怎么样啊?
嗨皮:她也是个植物人QAQ
芬妮:……这也可以?
嗨皮:我也不想的啊。不过这也证明了我们两个真的是天作之合。
芬妮:呵呵,是吗?不巧得很,我还有一句话没介绍完。
嗨皮:什么?
芬妮;我是香港首富。
嗨皮:……………

(观众:哇——)

芬妮: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嗨皮:你刚刚介绍你自己是什么?
芬妮:?我是香港首富?
嗨皮:不是,之前那句。
芬妮:我爱人是植物人?
嗨皮:我爱人现在不是了。
芬妮:是吗?那真是恭喜你了。你爱人……
嗨皮:我爱人现在是你了。
芬妮:???
芬妮:嗨!我呀!

嗨皮&芬妮再鞠躬。
嗨皮&芬妮三鞠躬。
幕布降下来,在一浪高过一浪的退票声中二人退了场。
——仔细听听其中好像还掺杂着亲吻的声音💕

Mega奇妙夜(上)

就是个短篇,不过越写越长,话唠本质没办法ಥ_ಥ
怨念原剧里吃了药的阿文只有那么一小段看着不过瘾!
希望自己不要坑啊哈哈哈哈

只要你爱我(二)

黑帮大佬vs失智少年
感觉走向越来越奇怪了(x


二.

在车停下来的时候叶荣亨仿佛感受到车的前面有撞击的声音,但愿这只是错觉吧,他默默祈祷。
叶荣亨觉得自己也是很倒霉了,距离上次撞车也不过一个月,何况这次又没喝酒,好端端地开个车也能出事故。咳咳,虽说车速可能是快了那么一点点吧,但是如果不是这小子找死不看信号他是绝对不会撞上的。可是他心里也清楚,如果报警的话,他超速也是有着跑不脱的责任的。何况要是被家里知道了只怕又要给哥哥骂他的理由了。
不过眼下的情景也不容许他考虑太多,叶荣亨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情之后就冲下了车去查看情况。他跑到车前面之后看到地上的人似乎在挣扎着爬起来,于是便上前去扶住他并问道:“喂,你没事吧?”
可是对方却并不理睬他,被他扶起来后好像还有些站不稳。
叶荣亨暗道一声糟糕,继续问道:“你还好嘛?快上车,载你去医院吧?”叶荣亨见这人也不出声,只怕别是撞坏了脑子。想到这里,一着急便管不了对方还不回答自己了,直接把人往车上拖。他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打量着身旁的人。这个男孩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又一脸乖巧,这下大雨的天气一个人什么都不带在街上游荡,可能是和家里吵架了之后离家出走的学生也说不准。这下子要怎么和人家家长解释嘛,叶荣亨内心开始忐忑。
苏小鹏一直到被拖上车才逐渐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转身看了看身边皱着眉头一脸凝重地开车的司机,心中有些没底。这司机长得一副英俊潇洒气质非凡的模样,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估计就算去摆地摊也会有星探来找他去做明星。而且这大雨天的穿得西装革履也就罢了居然还带着一副墨镜。不知道是不是被电视剧儿童海燕毒害得厉害,苏小鹏突然脑洞大开,心想不会遇到坏人要把自己灭口了吧。脑洞一旦打开了就停不下来,眼前不断闪过各种tvb剧中杀人不眨眼的衣冠禽兽,越想越可怕。当车终于停到了医院的时候,他仿佛已经在脑海内看到了这个司机将自己灭口之后如何毁尸灭迹又如何逃离法律的制裁再之后狞笑着扬长而去的画面。
于是叶荣亨准备下车时只看到这个疑似离家出走的学生闭着眼睛在副驾驶座位上瑟瑟发抖。
完蛋了,这孩子绝对是被撞坏脑子了,叶荣亨心情很沉重,如果真的是他把人给撞出问题了他总得对人家负责啊。
叶荣亨下车后半拖半抱地总算把人拖进了急诊区,交给医生后才松了一口气。
苏小鹏在听到嘈杂而忙碌的声音后试探着睁开了眼睛,然后终于意识到了这里是医院。但是医生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懂,想要说话却发现嗓子干干的,发出的声音也可以忽略不计。医生见这病人一脸茫然,干张嘴也不出声,只得无奈地出去找人。
医生见到在外等待的叶荣亨后问道:“你是病人家属?”
叶荣亨一愣,条件反射地点点头,之后又犹豫地说:“呃…我…”
医生打断他:“病人有没有精神或者智力方面的问题?”
叶荣亨听到这句话后不禁心头一颤,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呃…嗯…这个…”
却没想到在医生眼里他的犹豫等同于了默认,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转身回了病房。这次他看向苏小鹏的眼神中带上了不加掩饰的同情,看得苏小鹏心惊胆颤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简直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命不久矣。不过好在这之后医生便不再试图跟他交流,一直到检查包扎全完事了都没再跟他说一句话。
“放心吧,你弟弟没什么大事情。左脚有点扭伤,不过不严重。右手手腕处骨折兼有韧带拉伤,倒是要好好注意一下。”
叶荣亨默认了弟弟的说法也不作反驳,等着医生继续说下去。
这边医生正准备离开,见到他这样便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叶荣亨回答:“医生,请问他这个…呃…头部没有受什么伤吗?”
“没有吧。”医生翻了翻病历后继续道,“目前从头部的扫描来看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要是担心的话再观察两天,如果病人有出现头痛或者恶心这类的症状的话要及时跟我们说,可能会有轻微的脑震荡现象。”
叶荣亨听了之后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即又想到如果不是自己把人撞傻了,那看来这孩子本身脑子就不太好,难怪一个人在街上淋雨。这家里人也太不负责任了。
医生见到叶荣亨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不由得添上一句:“唉,你这个弟弟虽然……但是有你这么关心他的哥哥也是他的福气啊!”说罢拍了拍他的肩膀,去看下一个病人了。
叶荣亨有点哭笑不得,目送医生走远后才做足了心理建设准备进去和这位“失智少年”交流一下。

只要你爱我(一)

叶荣亨(创世纪)x苏小鹏(老房有喜)
啊感叹一下那个颜值爆棚的年代啊(x
以及lof上竟然搜不到这一对任何的一点粮,暴风哭泣QAQ
所以tag到底用什么好呢…………


一.

在这天朗气清又万里无云的好天气里,苏小鹏却一个人坐在飞机上发呆。上天真是跟自己开了好大的一个玩笑,苏小鹏心想,原以为这次的上海之行为他带来了人生中最美好的缘分,却没想到竟然是有缘无份。就在三个小时前,在得知吉祥确确实实是他的堂妹之后,苏小鹏自觉忍受不了这种与她低头不见抬头见却只能兄妹相称的日子,于是以最快的速度卷铺盖走人了。可在他逃命一般地赶到机场后,才得知最快一班回台湾的飞机也要等到第二天了。但是他一秒也不想留在上海了,这里的一切都仿佛在提醒着他与吉祥幸福却短暂的回忆。苏小鹏正纠结着,一抬头便看到了上海飞往香港的航班信息,而且在一个小时后就能够起飞。于是他抬手一指,“就要那个航班了,飞香港!”
飞机落地之后,苏小鹏感觉自己仿佛在行李转盘等了一万年,可是一直到转盘停下也不见自己的行李。去找工作人员语言又不通,对方的英语口语可以说是只能勉强听出来是英语。好不容易才沟通成功并得知行李是被留在了上海,苏小鹏只得留下了自己的个人信息等着机场找自己,之后便马不停蹄地去柜台询问飞往台湾的航班。在得知最快的航班仅仅在三个小时之后就能起飞后,苏小鹏感叹这一天总算也不全是倒霉的事情。
结果在机场等了两个小时后,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然后机场便广播这是突发的暴雨,晚上的航班全部取消,何时能再起飞还是个未知数。
苏小鹏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次临时决定来香港,他只是一心想着离开上海,并没有提前做任何的准备。但是根据这个天气状况来看,恐怕至少要在香港呆上一整天了。一想到自己连粤语都不会说几句,苏小鹏突然感到了一丝茫然。
万般无奈下,苏小鹏只能在机场换了点港币,然后背着自己身上仅剩下的一个背包走出了机场,想着先找个地方落脚。然而,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他付完出租车钱开门下车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把背包拿出来,一阵强风吹过便将车门狠狠地关上了。而这司机满脑子又只想着早点收工回家,听到关门声就发动了油门绝尘而去,徒留苏小鹏在雨里呐喊。
这下苏小鹏真的是欲哭无泪了,托运行李也就罢了,衣服啊日用品之类的毕竟可以再买。可这背包里面装着他的全副身家以及身份证件啊!这下可好,别说回台湾了,就连生存都成了问题。抬头看着愈下愈烈的大雨,苏小鹏无端生出了几分不真实感。
他一向自觉不算是个十分幸运的人。虽说生在一个还算富足的家庭,却自小便父母双亡。虽说爷爷对他在物质上可算是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照顾,却也有着极强的控制欲。从小他便是按照爷爷所规划的人生轨迹,循规蹈矩地过着每一天。但他一直以最阳光积极的心态面对生活,以最孝顺尊敬的态度面对爷爷。
苏小鹏一边想着一边漫无目的地在大雨中行走。
但是这一天内,接二连三的事情也太让他喘不过气了。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场噩梦,梦醒了生活就可以回到原来的轨道上,他还在上海,吉祥也不是他的妹妹。
苏小鹏丝毫没有意识到已经走到了路口处,依旧笔直地向前走。
叶荣亨正开着新买的跑车在雨里疾驰,跑车嘛当然要跑起来才过瘾。于是当他隐约看到前面有个人马上要跑到车的正前方找死的时候,刹车差点被他踩到冒烟。